blog 40:为什么说不要轻信男性的女权主义者 | July 30, 2021 cover

blog 40:为什么说不要轻信男性的女权主义者 | July 30, 2021

love is a lie

之前在写那篇《中国男性会在什么情况下产生女性意识》的时候,公众号有留言说:

朋友圈观察到最多的情况:为了追求爱慕的女权主义者被动成为成为女权主义者。

想起来之前和姐妹的讨论,几年前我们还觉得“男性接受了太多成功学的教育,对社会、对女性,一律看成资源,去掠夺,去占有。女人已经觉醒了,男人还在泥潭里,没人教他们社会已经变了,现在做一个正直正义、尊重女性的人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但是现在,情况又有些不同。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非常政治正确地学会了那一套,并且在适时的场合表演出来,就像轻巧、顺滑地嵌入一套万能公式。

我想说什么,可别信什么自称女权主义者的男人。

我在豆瓣发了上面这条广播后,引起了一些讨论。豆瓣用户@维舟转发之后引起一片群嘲,后来他在公众号文章中进行了引用并阐述:

一个女性自称女权主义者是“自然”的,但一个男性要成为女权主义者,却多了一重阻碍,因为这是不自然的、乃至反常的,需要自证清白。但一个人要证明自己动机完全纯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就算他能多次通过这样的考验,只要有一次让人抓住什么把柄,就会有人说:“女权男果然十有八九是假女权呢。”

既然要成为一个动机纯良、不断接受考验的男性女权主义者如此之难,那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当下中国社会大量男性女权主义者都是被人嘲讽的那种投机分子了。因为根据那个苛刻的标尺,可能绝大部分人都够不上。 ....... 这其中核心的理念是:性别不应当成为一个人自我实现的阻碍因素——不能因为她是个女性,就说她不能做这个,不能做哪个;也不要因为他是个男孩子,想穿裙子上学就不让他这么做。

我觉得维舟和我说的是两个事情。他的观点是,男性是可以用「女权主义者」的这一套规范来进行自我约束。而我指的是「不要相信(特别是男人的)口号光环人设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

这个事情之前讨论过,延伸一下结论: 女权主义提出的是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的场景与要求,在这过程中,特权阶层(男性)作为既得利益者一定会面临和自身利益的冲突,这不仅需要坚持不懈地对自己的审视视和反省,还有一定程度的让步。

但男权社会下、坐享其成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只要跟着大家一起顺流而下就行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要让步、选择一条更艰难的道路?

就像《如何抑制女性写作》里说的:

如果你要保持性别歧视,如果你想保持自己的阶级特权,你只需要按照习惯性的、正常的、普通的甚至是礼貌的方式行事就好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自称为女权主义者的男性,会让女性天然更亲近or放松警惕,而贴标签建人设如此低的门槛又让更多男性参与其中。女性已经面临如此困难的处境,还要去分辨这些是是非非。不要相信他们说什么,而要看做了什么。

这个可以和最近看的《那不勒斯四部曲》形成互文:

中年的埃莱娜和青年的莉拉,同时进入到了一个叫尼诺萨拉托雷的漩涡里。 尼诺所表现出来的智慧、才华和对女性处境的共情,都让那不勒斯最出色的女人在人生不同阶段心甘情愿深陷其中。他满嘴解放、创作、家务劳动、女性权益,并且在清晰的条理和优雅的谈吐中收获女性的倾心。但他实际上是怎么做的呢?

这些男人被快感和高潮冲昏了头脑,他们漫不经心,随处播种,让女人怀孕。他们进入女人内部,然后抽身而出,给女人留下的是他们的幽灵,像遗失的物品一样,埋在肉里。

如果说 Normal People 里那种彼此依靠互相修补的亲密关系是(love is fatal),这本书就完全是一个反面(love is a lie)-- 每个女孩是不是都要经历混沌的吉诺,男子气概的彼得罗,表现出充分的理解和共情但实质只是把女性主义作为工具去满足自己猎艳欲望的尼诺,然后才发现世上并没有什么男人值得被爱——

「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权主义者,就是对浪漫爱彻底祛魅的道路。」

————————

题图:《我的天才女友》(正在阅读《小妇人》的天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