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的秋天,去育音堂听一场Shanghai qiutian

## ## 1.

8月22日晚8点半,立秋过去后的第三个周末。

中山公园的夜晚干净而凉爽。女人在空地上跳起广场舞,烤冷面蹦出滋滋的油声,年轻恋人们牵着手走过,车流像彗星一样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再往地下探一探,打鼓声、吉他声、撕心裂肺的歌声,音符汇聚成海浪,一下一下拍打到马路上,似乎在延续着夏日的躁动。

在这一个晚上,Shanghai Qiutian 乐队临时在育音堂开了一场义演。他们得知朋友 Ben 患病的消息后,希望用音乐来支持他。

这条微博下面,有人祝福 Ben 早日康复,有人找从松江拼车的人,也有人评论说:「 摇滚乐的一切都是为了爱」。 1.jpg

上海秋天有一首歌,叫作《我等你们在崇明海边》,里面有句歌词说「我只想迷失自己,可能在一个育音堂的晚上」。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句歌词,主唱王毅笑说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他们一起去了育音堂,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自由,就像被运送到了一个只有两个人的魔法世界。有时候王毅会想,如果有一天能回到过去,再去和她度过一个育音堂之夜。

他对育音堂的感情不止如此。

在疫情之前,育音堂每周一有个固定节目 Open Mic(即兴之夜),每个人都可以到舞台去演奏。那个时候没有名声,甚至没有乐队,但王毅忘不了那些充满魔法的夜晚 -- 时钟过了午夜十二点,他们跳上了泥堂子般的小舞台,玩着一些奇怪而实验性的音乐。他和鼓手 Florian 也是结实于此。在一次采访中,他还原了那一晚的经过:

“我见到Florian那一天,大部分上去的只是弹奏个Cover曲目,或者玩布鲁斯的十二小节Jam,对我来讲并没有特别有趣,直到Florian上台打鼓之后,我精神才为之一振,一拍即合!”

“你弹的是Math Rock?”

“是的。”

“那能一拍即合还挺不容易的。”

Enaut“yeah”三声表示赞同。“我边弹着Riff边看着他,发现他很兴奋的在打着鼓点,同时也抬头看了看我,充满着‘卧槽,太他妈爽了’的感觉!”

“他懂你。”我附和道。

“那种感觉真的太棒。”

2.jpeg

在最开头提到的那场义演里,王毅的微博上写「谢谢育音堂持续的支持」。我问为什么,他的回答简洁干练:「不是每个 livehouse 都愿意帮助组织一场免费的公益演出的。」

据工作人员说,当时他们从朋友圈里得知了武汉乐手 Ben 生病的消息,此时王毅联系了他们。因为育音堂独立经营的性质,内部可以对场地事务进行快速决策和执行。再加上 Shanghai Qiutian 的行动力很强,他们快速制作了海报、撰写了文案、创建了预约链接。所以,从联系到最终宣发只花了两天的时间。

由于是免费演出,当天场地除了少量酒水销售,育音堂并没有其他的收入,甚至无法弥补运营成本。但他们还是一起举办了这场义演,把爱和帮助传递给了远方的朋友。

这让我想起了疫情最艰难的2020年,livehouse纷纷倒下。五月初夏,国务院发布限流开放休闲娱乐场所的通知。育音堂立刻联系了 Shanghai Qiutian 及乐队从属的唱片公司武汉野生厂牌,沟通了音乐公园店鼠年开箱演出事宜。这场演出的名字叫做“送给武汉的歌”,活动的部分票房收入捐献给了野生唱片,用于帮助武汉本地音乐场景的未来发展。 3.jpg

Shanghai Qiutian 的表演方式非常新颖。2021年初连续两晚的 No Stage 专场,似乎也在之后带起了国内新一轮 No Stage 形式演出的风潮。而在五月份的巡演中,乐队成员不仅跳下台,把鼓搬下来,甚至还在现场教起了观众打鼓和弹吉他。这种打破传统台上台下间隔的沉浸式表演形式,也让当晚的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 3.jpg

而在11月28日,Shanghai Qiutian 开了第一场剧场会《家:革命》

在上海秋天即将结束的十一月末,猪蹄西机缘巧合搜到了演出,像是恰逢其时参加一场欢送般,去了这场剧场会。她在社交媒体上写着说:

上半场普普通通坐在座席上,乐队与现代舞者出现在同一个空间,歌曲唱句不多,舞者随性舒展肢体,二者间并没有太多形式或故事的连接,感觉当代艺术不约而同抛弃意义传递走向本体探索。有段双人舞还挺浪漫,弦乐加入,舞者追逐彼此牵引,好像在伊甸园,可能是整个演出最为古典的部分。

下半场一入场就很惊喜,剧场切换到了livehouse模式。除了主舞台外,聚光灯也在台下圈出了几个演出空间,观众仿佛观展般,任凭兴趣移动。这种去中心的舞台形式颠覆了我一直以来的观演经验(沉浸式戏剧里应该早已有之,但看过的live现场还没碰到过),观众从被动的欣赏者角色里解放。聚光灯移动,人群穿梭,人影交错,仿佛背景群演。舞者出现在各处,甚至二层后勤走道,感觉原本平庸的空间被盘活了。

专辑名为《家:革命》,上半场对应家,下半场是革命。回来看照片发现上半场是白色演出服和需要人搬动的充气柱体,下半场是红色演出服和漂浮的气球。似乎与对应着稳定、束缚和躁动、自由。

我问到她的观后感,她说:「只是普普通通去看,结果 wow 的感觉。」

Shanghai Qiutian 似乎从来不缺制造惊喜。 5.jpg

在过去的一篇采访里,王毅被问及乐队为什么取这个名字,他回答说,「上海的秋天是最舒服的季节,不是很冷,也不是很热。而且我和 Florian 一起玩乐队也是开始于秋天。」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上海的秋天呢?」

「三得利。」

他的回答一如这款啤酒,落在秋雨后湿漉漉的马路上,清爽而干净。

————————————

小彩蛋:

我对文末这个回答感到很好奇,于是晚上在社交媒体上问了个问题:提起「三得利」,你脑海中会浮现出什么? 形形色色的答案很有趣—

“沁柠水”

“利趣拿铁,乌龙茶,沁柠水”

“啤酒🍺,巨便宜”

“大众但高品质的日本饮料”

“乌龙茶,很好看的甜酒,被rio模仿的品牌,以及上田义彦的广告”

“可视距离很远的,清澈的蓝天白云”

“会有春天来了的感觉~~第一次了解到三得利是因为偶然听到他们出的一张《chai》的专辑(貌似是日本有名曲目的中文翻唱版),尤其是在听专辑里的《春一番》和《茶林》的时候特别有春天的气息~😌”

“茶,苦茶”

“一点都不甜”

“桃子酒,微甜+幸福”

“当然是威士忌”

“好像没什么品牌印象哎。一定要说的话,是深夜的便利店会看到的饮料,很有都市味道 ”

“利趣拿铁,乌龙茶,沁柠水”

“日剧开头读赞助商🤣,便利店常驻饮料选手”

“经典日剧赞助台词,suntory水と生きる”

“清爽”

“日本夏天的海边”

“《迷失东京》”

“20年的夏天”